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澳门葡京网站 > 正文

疾病城市之拉穆那那城- 澳门葡京网站

2018年04月14日 澳门葡京网站 ⁄ 共 1427字 ⁄ 字号 暂无评论

疾病城市之拉穆那那城

拉穆那那城是谷木城外围的七十七层疾病圈之一,这里的人患有失忆症,他们忘记了自己是从谷木城来的,以为这是一座独立的城市,并把它命名为“环城”,但是久而久之,他们连“环城”这个名字也忘掉了。被问到这里是什么地方,他们喏喏地答不上来,于是人们根据他们咕哝的声音,管这里叫“拉穆那那”。

拉穆那那城居民的生活总是充满惊奇。从春到夏,每一天都有人“忽然”看见,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;从秋到冬,每一天都有人“忽然”意识到,燕子好像飞走了。一个人总是再三发现他养的黄猫右脸长着一根黑胡须,还有人总是在同一个不起眼的台阶上崴脚。父母不记得孩子的生日,孩子自己也不记得自己的年龄。不只生日,在拉穆那那城,一切纪念日和节日都不存在。每年冬天第一场雪降临的时候全城放假狂欢,第二场雪降临时又回到工作岗位。有时候两场雪之间只间隔一天,于是这一年,他们就休这一天的假。在这里,必须保证生活尽量简单、尽量有秩序,用习惯来维持城市的正常运转。一旦搞得略微复杂一点,人们的头脑就跟不上了。

拉穆那那城的政治是最混乱的,一个选民持有某种政见,被另一政党用论辩说服,等到真正选举的时刻,他又忘了自己已经被说服了,照旧按照曾经的想法投票。要真正改变一个拉穆那那人的思想非常困难,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,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,尽管他们也有可能突然之间把自己观点的论据忘记了,但是令人惊诧的是,观点本身却不会从他们头脑中消失,而是成为一座莫名其妙地浮在空中的楼阁,且因为缺少地基,使人更加无从攻击。所以拉穆那那城史上最伟大的二十名改革家,其中有十七名不是成了虚无主义者,就是干脆自杀。——或者是十六名,或者是十八名,或者是他们全部。拉穆那那城的历史记载也是不可信的。

在另外一些层面,尤其是纯感性的群体记忆上,拉穆那那人又极易受到他人左右。据说某年春天,有个安卡基里亚人发现了商机,来这里推销柳树皮做成的口哨,鼓吹这是“童年旧物”,竟然倾销一空。要知道拉穆那那城根本没有柳树,从来也没有过,但是没人觉得这种小小的自相矛盾有什么大不了的。柳树可能枯死了,可能被砍掉了,谁在乎呢?

夏至到来之前,安卡基里亚人就离开了这里,不是因为没有树皮哨可以卖——只要愿意,他可以随便弄些小玩意儿来冒充怀旧玩具,照样赚得盆满钵满,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感染了拉穆那那人的失忆症,他开始算不清账,丢三落四,拿不准自己妻子的名字。趁着神智还清楚,他果断地离开了。

然而并不是每个外乡人都有安卡基里亚人的理智,他们中的大部分人,或早或晚,被拉穆那那人同化,忘记归乡的道路,继而忘记自己的故乡。他们还以为自己是在这座环形的城市里,吹着柳树皮口哨长大的。

拉穆那那城,一座复杂的城市,每件事都不可信,每个人都是一个谜。他们的方言里夹杂着无数种口音,他们共同信仰的神有数不清的名字。

拉穆那那城,一座简单的城市,生活既规范又平静。统一供应的工作餐永远吃不厌,循环播放的电视剧永远那么精彩。

拉穆那那城混合了真实与虚构,既顽固不化又瞬息万变。明天,它或许不再叫“拉穆那那”,或许它从来没有叫过“拉穆那那”,或许它不是环形的,或许它没有病,或许柳树曾经簇拥着这里的每处公园和街道。或许二十名改革家不是自杀,而是被处死。或许安卡基里亚商人没有离开,而是成为拉穆那那城的一员,日复一日地向旅人讲述着这个他以为是别人、其实是他自己的故事。

点击下载__乐读APP(Android)__每天更新好文章

疾病城市之拉穆那那城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


×